黑巫秘闻

奔放的程序员 作品

    全本.,最快更新黑巫秘闻最新章节!

    小猫见我发脾气,还挺懂事的,过来拉着我的胳膊,柔声细语说:“住你这儿不是问题,但我们不是说好了吗,要和阿楠提前打招呼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这股气我已经泄了,觉得发脾气不应该,她突然一提到阿楠,我又火了。

    “阿楠阿楠,她算个什么东西!”我大吼:“我和我女朋友有亲密接触还得要她同意。这算什么事!白天是她,晚上是你,以后结婚怎么办!我妈还要孩子呢,难道以后晚上让你怀孕,白天轮到她的时候,她再把孩子打了吗?”

    小猫的脸上一阵黑一阵白,站在那看着我,咬下唇不说话。

    小鱼在旁边有点看不下去,咳嗽一声:“强哥,本来你们两口子说话,我不应该插话……”

    我瞪他:“你本来就不应该插话,你少管我们的事!”

    小猫站在那里,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。她抽泣着说:“你要是觉得委屈,我不拦着你,你去找更好的姑娘。我也知道,像我这样的人就不配拥有什么爱情,就不配有男人爱护我。我算什么东西,我就是别人的附属人格!”

    她拉开门跑了出去,消失在外面。

    小鱼张着大嘴看着,一跺脚说:“强哥,赶紧去追啊。”

    我这才回过神来,揉揉太阳穴,嘟囔了一声,今天这是怎么了。还是追出去。小猫走得不快,垂着头沿马路朝着法本寺的方向去。

    我赶紧追过去,拉着她的胳膊:“猫儿,是我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小猫回过头看我,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掉,她轻轻把胳膊从我的手里拽出来,哽咽着说:“你说的是对的,今天说的也是心里话。强子,我不怨你,确实是我不配拥有爱情。我没有人的身体,无父无母没有兄弟姊妹,我就不配活在这个世间,我活着就是世界的一个错误!”

    她摸摸我的脸:“强子,我说的真是心里话,我不能再耽误你了。你是个好男人,有妈妈有妹妹,她们都在盼望你成亲生子光宗耀祖,她们心目中理想的对象不应该是我这样的,不应该是我。”

    她垂着头,哭得很厉害:“我连孩子都没有权力和你生。我想有个和你的孩子,我们两个的孩子,没有阿楠在里面。就是这点,我都没法做到,没法做到……”

    我心疼的不得了,眼圈也红了,这时豆豆忽然说话:“主人,她说的有道理啊。你看你这个恋爱谈的,居然到现在还没和她上床,多可悲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气急了,大喝一声:“住嘴!”

    小猫以为是吼她,她抬起头,含着泪点了点头:“我住嘴,我走!”

    我赶紧拦住她:“小猫,刚才说的不是你。唉,我跟你说实话吧,最近我的日子过得一塌糊涂,焦躁万分,生活压力很大,你别跟我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小猫看着我,似乎下定了决心:“强子,我真的想做好你的贤内助,可我真的没有这个能力。我们再见吧!”

    她推开我,沿着街狂奔,我赶紧追过去。这时从远处开来一辆货车,前头灯亮着。小猫见我来追,她要涉险横穿马路,这样就赶在货车到之前穿过去,而我则会被货车拦下。

    货车就在到来之际,她横穿马路,跑得极快,车灯头照亮了她的身影,我大吃一惊,赶忙喊,“危险!”

    小猫的身影和货车重叠,那一瞬间我的眼睛都花了,所有的细节都缥缈起来,耳畔中就听到货车的急刹车,“吱~~~”

    货车停了下来,世界一切都安静了。

    司机从车上跳下来,人都吓傻了,他跑到车的那一头去看怎么回事。我头重脚轻,两条腿都是软的,心跳成了一个,心里暗暗祈祷,小猫啊小猫,你可别吓我。

    我来到车的那一边,看到小猫躺在地上,紧紧闭着双眼,昏迷不醒,司机正在叫她。

    我靠在车上,两条腿止不住地往下滑。

    后面的过程极其混乱,我和司机送小猫去了医院。我分别给小鱼和老木打了电话。货车司机人还不错,没有推卸责任,没有借机跑路,用他的话讲现在满大街都是摄像头,往哪跑,本来没我啥事,跑了罪过就大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这事跟人家关系不大,是小猫自己横穿马路,说起来最大的责任在我。这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,到现在我也不相信小猫出了车祸。

    我把住院的钱都付了,昏迷不醒的小猫被拉到急救室。

    我和司机在外面等着,一会儿交警就会来做详细的调查。就在这时,老木和小鱼赶来了。

    老木几乎是跑着过来的,满走廊都能听到他的皮鞋声,到了近前他瞪着我:“怎么回事?!”

    我垂头丧气:“我和小猫拌了几句嘴,她撒腿就跑,我在后面追,她横穿马路然后就让货车给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老木突然一拳打过来,正打在我腮帮子上,我眼冒金星,往后退了好几步,摔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老木的脸寒若冰霜,指着那司机:“你就是开车的?”

    司机赶紧摆手:“大哥,真给我没太大关系,我都是遵守交通规则的,是那个姑娘突然跑出来,还给我吓了一大跳。”

    老木上去又要揍他,吓得司机抱头乱跑,小鱼在后面紧紧抱住他:“木大哥,冷静!这是医院!”

    我摸着脸慢慢走过去,低着头说:“木大哥,我错了,你打死我吧,我给小猫偿命。”

    “打死你有什么用!你这条烂命值几个钱!”老木大吼:“我妹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你别以为我不敢杀了你!”

    这时场面极是混乱,许多人都出来看热闹。我昏头昏脑坐在椅子上,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后来警察来了,做了调查和笔录,带走了司机要去勘验现场。我整个人都麻木的,人像是挨了重击,浑身软绵绵没有力气。

    豆豆在心念中柔和地说:“主人,你不要太伤心,出这样的事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我把头深深地埋在手里,颤抖着说:“我有罪。我真的有罪。我就不该谈什么恋爱。”

    我发现我就是个被诅咒的人,本来和丑丑挺好的,她治好伤之后,就失去了所有的记忆,重新开始。又谈了个小猫,结果她还是个附属人格,根本就不算是人,现在又出了车祸。

    我是不是孤独终老呢,就这样一辈子就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“主人,有的人天生就是浪子,不适合普通人的结婚成家,而你,就是一个浪子!”豆豆慷慨陈词:“以后不要把感情浪费在无用的东西上,比如爱情。主人,你注定是一个伟大的人物,情感只会拖累你前进!”

    我在心念中呜呜哭:“你能不能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豆豆笑笑:“好,好,我不说,希望小猫姑娘吉人自有天相。”

    我们夜里在这里守着,陆陆续续来了老木和阿楠的朋友,男男女女在一起,气氛很压抑,他们都知道是我导致阿楠出了车祸,谁也没给我好脸色看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发白,我靠墙正坐着,急救室的门开了,医生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围了过去问怎么样。医生欣慰地笑笑:“人没事已经醒了,发生昏迷可能是因为脑震荡。还要继续留在医院做一些常规检查,应该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看着小猫被推了出来,老木挤过去,拉住妹妹的手,哽咽着说:“妹妹,你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没事,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,”小猫虚弱地说:“现在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愧疚地走过去,扶在床边:“小猫……”

    她看着我:“我是阿楠。”

    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现在是白天,当然是阿楠。那小猫呢?昨晚出车祸的是她……我的脑子有些混乱。

    我马上改口,“阿楠,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没事,我的身体我知道。”阿楠冷冷地说:“你以后少碰我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”老木破口大骂:“王强,你以后少招惹我妹妹,你们两个以后没关系了!”

    我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,可一时的思绪还没理清楚。阿楠被推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白天我都守护在医院,虽然这兄妹俩对我没什么好气,连呲哒带骂,我还是坚持在。

    阿楠做了检查,注射了点滴,她的精神状态很好,能吃能笑能玩,和她那些朋友说笑得特别开心。

    一天时间很快过去了,夜幕降临,阿楠交待哥哥一声,她要早睡,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坚持守在病房外面。等她睡着之后,老木中间去了一趟厕所,我赶紧溜进病房。巧的是,病房里只有阿楠一个人,我走过去轻轻推推她:“阿楠,阿楠。”

    阿楠毫无反应,任凭我推动,我的手放在她的鼻尖,能感受到微弱的呼吸。